麻雀告诉我们的故事

一对父子坐在一个大树下,儿子在看着报纸,父亲在望着树上。

父亲问:“你看树上那是什么呀?”
儿子低着头看报纸,“那是麻雀。”

过了一会,父亲又问:“树上的那都是什么呀?”
儿子有点不耐烦了,说:“不是告诉你了吗?那是麻雀!”

沉默…

一会儿,父亲又指着树枝问:“这树上密密麻麻的是什么呀?”
儿子噌地一下站起来,甩手把报纸一扔,气极了,扭过头对着父亲的耳朵大吼了起来:“你特么是不是有病啊?!!不是告诉你了那是该死的麻雀吗!!烦不烦啊你!”

树上的麻雀惊得四散飞去。

父亲很安静地坐着,看着暴跳如雷的儿子,安静得像只乖巧的猫咪,他的目光落在空落落的大树,落在远处随风摇摆的秋千,最后又回到了眼前青筋暴起的儿子,没有说话,仿佛在静静等待着什么…

树上慢悠悠地飘落了一片枯叶,“簌”,被儿子狠狠地踩在了脚下。

过了好久,儿子终于平静下来,坐回位子上,父亲开始哆哆嗦嗦地在身上摸索着,似乎在找一个很重要的物件。

他掏出一本小小的日记本,小心翼翼的翻开其中的一页来,那昏黄的纸张上镶嵌着一尾毫不起眼的羽毛,那是鸟的羽毛。

“你三岁的时候,常常跟着我坐在树底下,就在这里坐着”,
他轻轻拍了拍木凳子——那条随着年岁的磨砺变得的些许破败的板条凳,低头望着地上绿油油的小草,自顾自地叙说着,

​“当时我正在看书,你奶声奶气地问我:‘树上的那些是什么呀?’
我说:‘那是麻雀,会唱歌的麻雀。’

过了一会,你又指着树丫问我:‘树上的那个是什么呀?’
我说:‘那是麻雀,会飞上天的麻雀。’ ”

父亲脸上的沟壑里填满了幸福的微笑,湿润的双眸仍然盯着小草,似乎那是他倾述的对象一般,

“一只麻雀飞走了,打落了一根羽毛,
你开心地追逐着,我把羽毛轻轻捧在手里递给你,
你说:‘爸爸,我可以把它养起来吗?’
我问:‘为什么呀?’
你开心地张开双臂说:‘这样的话,等我长大以后就有好多好多羽毛,就可以像麻雀一样飞上天,就可以带着爸爸一起到处去玩了!’
你很高兴的把它交到我手掌心,当你在秋千上荡着的时候,我把这片羽毛轻轻地收藏在我的日记本里,这是我儿子送给我的第一份礼物。”

父亲舒了一口气,转过头来望着儿子。

儿子早已,泪流满面。

这是《飞越老人院》里老葛讲给他孙子的故事,故事还未结尾,一滴泪却悄然滑过我的脸颊,
我想起了记忆中似乎永远不会疲惫的父亲,
在我某一天归家的时候,突然发现,白发早已爬满他的黑发,而我回家的次数却越来越少……

当有一天,父母都老了,我想安静地守在他们身边听他们讲,“那时候你才7岁……”

本文首发于,微信公众号:imdaoke,原标题为《像小时候那样耐心地对待我好吗?儿子。》--图文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。
若图片显示不完整,请查看 微信公众号imdaoke-历史消息